1总体情况

3月9日-11日,受不利气象条件的影响,邯郸市及周边地区经历了一次范围较广的大气重污染过程。

9日凌晨,邯郸市处于不利于污染物扩散的高压场后部,受较高相对湿度、边界层持续降低的影响,邯郸市PM2.5浓度开始持续攀升,在10日06时PM2.5小时浓度超过150µg/m3,达到重污染水平并且保持高位运行,

10日08时达到第一个小时峰值浓度218µg/m3,之后基本维持在重污染水平。这一阶段邯郸市处于相对湿度较高、风速下降较快的气象条件下,再加上边界层高度持续性下降,更不利于大气污染物的扩散。截至3月11日22时,重污染时间累计达到33个小时。

邯郸市3月8日10时-11日20时污染过程PM2.5的变化

2污染成因


(1)各类污染物浓度变化分析

3月8日10时-11日20时邯郸市各类污染物浓度变化

此次重污染过程中,PM2.5、PM10浓度的变化趋势基本一致,均在10日07时左右,小时浓度达到峰值,随后略微有下降但是仍维持在重污染水平,在11日09时PM2.5浓度降至150µg/m3以下,但在几个小时之后浓度再次攀升,11日18时由中度污染转变成重度污染,并且重污染仍在维持。

3月8日10时-11日20时邯郸市PM2.5与PM10的比值变化

中度和重度污染期间,PM2.5与PM10的比值在0.5左右,表明除细粒子之外,扬尘产生的粗粒子也是本次污染的来源之一;严重污染期间,PM2.5与PM10的比值在0.65左右,最高达到0.78,表明严重污染过程中二次粒子的化学转化对细颗粒物浓度的影响增大。

此次重污染期间,SO2的小时均值浓度(17.9µg/m3)和S/N值(硫氮比)远低于2017年同期,表明邯郸市煤改气、煤改电以及主城区无散煤化等措施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2)气象条件不利

3月8日10时-11日20时邯郸市PM2.5与风速、湿度的变化

在此次大气污染过程中,邯郸市相对湿度都处于较高的水平。在9日20时PM2.5浓度攀升最快的阶段,相对湿度甚至达到了92%,较大的相对湿度有利于二次粒子转化,更容易造成颗粒物的吸湿性增长和积累,对此次重污染的发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从图4也可以看出,前期污染物浓度攀升较为缓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污染物累积前期,风速相对较大,对污染物的积累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但是在污染物浓度攀升较快的10日5时,风速骤然下降,再加上较高的相对湿度,使邯郸市长时间维持在重污染水平。

(3)边界层较低不利于污染物扩散

3月8日10时-11日20时邯郸市边界层高度与PM2.5浓度变化关系

从8日23时起,大气边界层高度持续性降低,同时大气污染物PM2.5浓度逐渐升高;至11日01时,大气边界层高度下降至最低值344m,此时刻是PM2.5浓度攀升速度明显加快,随后PM2.5浓度达到峰值,11日14时,邯郸市边界层高度略有升高,有利于污染物垂直方向的扩散,重污染情况得到了轻微的缓解,但很快又转为不利。

整体来看,本次重污染期间,邯郸市大气边界层高度一直处于较低状态,抑制了污染物的垂直扩散,加重污染物累积。由此可见,较低的边界层高度也是此次大气重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

(4)气象场不利导致污染物积累

邯郸市重污染攀升、持续两个阶段气象背景场

在攀升阶段,邯郸市处于高压后部,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导致了各类污染物的累积;达到重污染水平之后,气象场发生两次转变,在污染物累积前期,邯郸市主要是受东南部高压后部的影响,随后慢慢被东北部低压场控制,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随着时间的推移,邯郸市由低压场转变为均压场,更加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此次重污染期间,气象场对于污染物的扩散都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5)不合理的产业与能源结构是根本原因

邯郸是钢铁重镇,不合理的能源和产业结构、特殊不利的气象和地形条件导致了严峻的大气污染防控形势。能源与产业结构不合理造成排放基数大、负荷高。目前邯郸市炼铁产能仍有4626万吨,炼钢产能4240万吨。煤炭消费总量4660万吨。邯郸市单位面积污染物排放负荷是京津冀区域平均值的1.6-2.5倍。

邯郸市与京津冀污染物排放负荷3应急预警自2018年1月1月12日零时起,邯郸市一直保持重污染天气Ⅱ级应急响应,并在1月28日、2月24日两次对应急响应措施进行强化。

2月25日,经过与邯郸市跟踪研究工作组、邯郸市环保、气象等部门联合会商,邯郸市决定采取更为严厉的控制措施,发布了《关于3月份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冲刺攻坚的实施意见(邯气领办〔2018〕69号)》,在原有II级响应措施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污染源管控,主要强化措施如下(详细措施见附件):

主要应急减排措施(在错峰生产及II级应急响应基础上):

(1)施工工地:

全市行政区域内的所有涉及土石方作业的施工工地、拆迁工地,一律停工。

(2)机动车:

全市所有停产企业停止一切物料运输;

严禁无证渣土车、中重型货车、黄牌载货汽车、商砼车驶入主城区;

机动车每天限行2个尾号。

(3)工业企业

钢铁行业。全市18家钢铁企业产能严格限产50%(以高炉计),市主城区和各县(市、区)建成区内的钢铁企业,在限产50%的基础上上浮5%。

电力企业:  承担取暖任务的电力企业调减供热负荷,原则上不低于20%。已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的,在确保供电需求前提下,根据大气形势需要最大限度降低生产负荷。

焦化企业。全市所有焦化企业出焦时间一律延长至48小时以上。未完成脱硫脱硝治理改造任务和不能稳定达标排放的,一律停产整治。

建材、铸造、碳素行业。水泥、砖瓦窑、陶瓷、玻璃棉、岩棉、石膏板等建材行业和所有铸造、碳素行业全部停产。